三次冲击港股IPO:东软教育凭什么_刘积仁

三次冲击港股IPO:东软教育凭什么_刘积仁
三次冲击港股IPO:东软教育凭什么 重视传习邦,深入洞悉教育职业。传道学习,教育兴邦。 撰文 | Bugle X 修改 | 万俟俊 疫情之下,民办教育争相上市又迎来一波“热度”。6月底,国内民办IT学历教育的龙头——东软学院第三次递表,向港股IPO建议冲击。 – 1 -民办高教,学历工厂开足马力 作为民办IT学历教育的头羊,东软教育见证了国内高教职业、民办高教的“火爆”,早已吃下一波盈利—— 世界上的高等教育职业,一般在于消化人口盈利。“狂飙突进”的国内高教,却走出不一样的曲线。一方面,出生率接连三年下降,2017-19年,新出生人口别离为1725万、1523万、1465万。“铺开二胎”的方针效应,正在递减。另一方面,高校毕业生人数连攀新高,2018年为820万、2019年为834万,2020年达至峰值,为874万。 沙利文陈述的数据显现,2014-18年,国内高教职业总收入年复合增加率高达9.0%,市场规划为1.2万亿元。“万亿”规划的高教职业,民办高教扮演了一个明显的人物。2018年,国内民办高教收入规划1180亿元,占比十分之一。 教育部的数据显现,截止2019年6月,国内普通高校总共2688所,四分之一为民办高校,达756所(含257所独立学院)。2019年,一路狂奔的民办高校本科招生220万,同比增加20%。在校生700万,同比增加9%。 国内的民办高校,不愧为马力全开的“学历工厂”。国内高教圈,办学工业化,实践已是一个揭露的隐秘。 – 2 -IT学历教育头羊,地产大鳄埋伏 东软教育,兴办于2000年,兴办人为“软件外包之父”刘积仁,前身为一个批量出产“软件蓝领”的训练校园。2004年,刘积仁与东北大学协作,兴办独立二级学院“东软学院”,正式介入学历教育。2008年,东软学院与东北大学脱钩,转设为独立办学的民办学院。 大连东软学院之外,刘积仁又在成都、佛山两地兴办别的两所“东软学院”。截止2019年新学年,东软教育旗下三所民办大学,算计在校生3.6万人。 软件、IT为东软教育的办学特征。三所民办大学总共办有26个IT相关专业,IT专业在校生1.6万人,民办高校傍边排名榜首。 就开展进程而言,东软教育,脱胎于“体系内”。实践上,东软也是一个特殊的校企,刘积仁一度出任东北大学副校长,至今仍为东北大学教育博导。东软教育CEO兼总裁温涛则一度担任辽宁石油化工学院副校长,相同兼任东北大学教授、博导。 上市之际,东软控股在东软教育持股49.49%为榜首大股东,刘积仁则经过一个实体直接持股30%。东软控股,由刘积仁与亿达控股、我国人保合资组成,刘积仁为大股东、实控人。在大连地产圈,港股上市的亿达控股大名鼎鼎,掌门人孙荫环的名头一度与万达王健林平起平坐。作为东软首要股东之一,亿达控股也在东软教育持股13%。 – 3 -一季度营收下降,IPO仍待大考? 虽然会聚三大重磅级股东——东软、人保、亿达控股,东软教育的港股之旅仍旧好事多磨。2019年7月,东软教育榜首次递表,上市未果。2020年6月第2次递表,几天后自动撤回。7月第三次递表,却又发表一季度营收下降。 一季度,东软教育营收1.6亿元,较上年同期1.7亿元下降7%。不过,就赢利(经调整)而言,东软教育仍在上升轨迹,一季度为1200万,三倍于上年同期的450万。 整体而言,2017-19年,东软教育别离录得营收7.3亿元、8.5亿元、9.6亿元,对应的赢利(经调整)别离为1.4亿元、1.6亿元、1.75亿元。本科高校一办便是三所,东软教育不失为一个“印钞机”。 当然,“富贵”之外,东软教育也有隐忧: 一是增加乏力。长期以来,在校生徜徉在3.6万人左右,三年来的营收增加只靠涨膏火。膏火,当然不能一涨再涨,未来的增加只能来自刻不容缓的校区、专业“扩容”。 一是收入来历单一,过火依靠IT学历教育。2020年一季度,学历教育“产出”营收1.24亿元,上年同期为1.20亿元,几无增加。 – 4 -人保助阵,向医疗+科技教育扩容 解决之道,当然是“扩容”。招股书显现,东软教育名下共有38块土地使用权。2018年12月,大连东软学院出资2.2亿元,在大连旅顺口区拿下两块土地。旅顺口区,正为大连市区南拓的方向。东软教育股东名单里又有地产大鳄孙荫环。教育+地产,是不是未来的方向? 专业“扩容”,东软教育决断拥抱“人保系”。在VIE结构下,东软教育持股国内实体东软睿新80%的股权,掌控IT教育、IT训练事务。东软睿新剩下的20%股权则由人保寿险、人保健康、东北大学工业集团三方分配。“人保系”的介入,让东软教育逐步离别单一的IT教育,转向“IT+健康医疗科技”两线反击。 当然,在“新职教”的风口下,东软教育也在试水产教交融项目“数字工场”事务,向东软旗下的上海思芮外派软件工程师,一方面收取在校生费用,一方面又获取外派费用。 2018年,寓学与工、工学相融的“数字工场”事务一度占比总营收10%以上。 不过,“数字工场”事务毛利过低,远不如直接产出学历、收取膏火的学历教育事务“赚钱”,在最新版的招股书中,东软教育已决议下降这一事务的权重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ookmark
required required
web